她与林徽因、冰心齐名却被人遗忘,旁人说她点墨成金她却不卖作品

游寿,字介眉,又字戒微,二十世纪中国最杰出的女书法家之一,和江南著名书法家萧娴并称为“南

北游”。她和庐隐、冰心、林徽因并称为“八闽四才女”,是我国著名的书法家、古文字学家、历史学家、诗人、书法家……但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知道她的故事。

1906年,游寿出生于福建霞浦县,游寿祖上是乾隆年间的翰林院编修,后来家族在福州定根,世世代代教书育人。游寿的父亲游学诚从15岁开始就已经收徒授课,光绪十七年,游学诚中了举人,此后开始主持福宁近圣书院。

游寿出生在这样的书香门第,自然深受父亲的影响,从小舞文弄墨。1920年,游寿考上了福州女子师范学院,在学校,她每天都会临摹颜真卿《麻姑仙坛记》百字楷书,毕业的时候已经可以写出一手非常漂亮的颜体字了。

1925年,游寿从学校毕业,但是这一年游寿的父亲离开了人世。不久之后,游寿因为参加学生爱国运动,公开抨击政府,遭到了警察署的通缉。为了躲避军阀的追捕,她逃到了霞浦。那一年游寿不过二十岁,乡人推荐她继承父亲的工作,在霞浦县立女子高等小学担任校长。游寿深感责任重大,年轻的肩膀扛下了父亲留下来的事业。四年之后,游寿为了继续深造,考入了国立中央大学(现南京大学),就读中文系。国立中央大学的教授中聚集了一批古典文学大师,如词曲大家吴梅、汪旭初、汪因坦、胡小石等,其中胡小石对游寿影响最大。她不仅学习文学,还研习古文、考古和书法等国学。别人称赞她的字“点墨成金”,她却淡淡说了一句:“我的字,不卖!”

这就是游寿的青春年华,还没有享受青春的烂漫和天真,就要面对父亲的离去,国家的分崩离析。

她不是那种安分守己的女孩子,在大学时期,她常常直接拿老师开玩笑。比如她的老师王晓湘, 扁桃体肿大登陆平台王晓湘先生是一位博古通今的教授,他生性腼腆,不善言辞,上课的时候时常沉闷。一次在课堂之上,王教授说起了北齐的敕勒歌,游寿思维敏捷,马上仿照体例,随口就作了一首诗:“

中山院,层楼高,四壁如笼,鸟鹊难逃。心慌慌,意茫茫,抬头又见王晓湘。

”全班同学哄堂大笑,就连王晓湘老师也难得被逗乐了。和游寿同班的同学沈祖芬,后来成了我国著名的女词人,这段回忆成了她大学时期最难忘的故事,想起当年的意气风发,她写下了一首诗:“

犹叹春风旧讲堂,穹庐雅谑意飞扬。南雍尊宿今何在,弟子天涯鬓亦苍。

1931年,游寿前往厦门集美师范大学教学,她和谢冰莹一同联手创办了文学杂志《灯塔》。1933年,游寿在南京和民国最高法院法官的霞浦同乡陈士诚结婚。婚后不久,游寿生下了一个儿子。然而游寿的孩子在幼年得了荨麻疹不幸夭折,游寿因此十分悲痛。1937年,卢沟桥事变之后,满怀爱国之心的游寿在江西参加了妇女抗战救国运动。游寿是一个爱国的女子,在民国时期,但凡关注国家命运的才女,精神上所承受的痛苦要比那些双耳不闻窗外事的家庭主妇要大许多。游寿在失去孩子之后和丈夫貌合神离,实际上这段婚姻她一直不愿过多提起,她后来一直没有再生育。

解放后,游寿主动报名“支援边疆建设”,来到黑龙江哈尔滨师范大学,先后担任中文系、历史系副教授、教授。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游寿和丈夫分隔异地,精神一度在崩溃边缘徘徊,无儿无女的她经常会胡思乱想。一天,她突然听说中国在西部成功引爆了原子弹,想要借此解脱自己,她给组织写信,希望可以将她送到西部的沙漠,做原子弹爆炸的试验品。她说:“平生所学无以报国,愿以六十余岁羸弱之躯作原子弹爆炸辐射之试验,以明心志。”这封信送出去之后如石沉大海。

1972年,当时国内能弄懂金文甲骨文的学者几乎已经找不到了,周总理十分忧心,询问图博口负责人王冶秋:“当今通识金文甲骨文者有几?”王冶秋说了几个名字,其中就有游寿。当时游寿正在东北农场改造,周总理非常关切她的情况,一直记在心里。后来黑龙江省委书记来到北京出席会议,周恩来特地嘱咐他:“游寿是学术界的老同志,现在像这样的老同志已经不多了,你们要照顾她一下。”不久之后,游寿就重新回到了学校,继续教学工作。

游寿的晚年精神状态从最初的悲愤激动到空寂平静,甚至有些看破红尘。她经常穿着一身青布衣衫,行色匆匆,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乡村老媪,很少和别人说话。在东北的那段时间是游寿心情最为烦闷的一段时间,但她也在那里也有了新的学术发现,1980年,75岁高龄的游寿通过多年的考察和史书典籍的整理,断定鲜卑族的发源地就在大兴安岭深处。她的研究成果影响了新一代的考古学家,在她的指导之下,青年考古学者米文平在呼伦贝尔盟鄂伦春自治旗阿里河镇西北9公里处嘎仙洞中,找到了魏太平真君拓跋焘亲自派人到其祖先所居的“石室”撰刻的“祝文”,距今已经有1500多年。游寿和其他考古队员一同对祝文进行了破译,终于揭开了鲜卑族的神秘面纱,对后来的学者研究北魏时期的经济、政治、文化等都有重大的意义。

1994年,游寿离开了人世,终年88岁。她的丈夫早已去世,身边无儿无女,人生最后几年,她是多么孤独,无人知晓。游寿去世之后没有留下多少遗产,她生前如此绚烂,却如烟花绽放,最终回归平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