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愿意有条件开放海上通道以便乌克兰粮食外运

  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安德烈·鲁坚科25日说,俄罗斯愿意有条件开放海上人道主义通道,以便乌克兰粮食外运。

  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援引鲁坚科的话报道,俄方已多次表示,解决粮食问题需多方努力,包括西方国家解除对俄出口和金融方面的制裁,以及乌方清除其在港口布设的水雷。

  “俄罗斯已准备好提供必要的人道主义通道。”鲁坚科说。按他的说法,俄方正在与联合国就此接触。

  乌克兰国家通讯社21日援引乌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的话报道,俄罗斯几乎封锁了乌克兰所有港口,超过2000万吨待出口的粮食无法运出。

  俄罗斯与乌克兰互指对方在港口布设水雷。俄国防部发言人伊戈尔·科纳申科夫25日说,俄军已清除马里乌波尔港口的水雷,港口运转恢复正常。

  俄国防部20日说,最后一批被围困在马里乌波尔亚速钢铁厂内的乌克兰武装人员投降,俄军已完全控制马里乌波尔市。

  鲁坚科强调,西方国家如果派军舰为运载粮食的乌克兰船只护航,“将导致黑海局势严重恶化”。

  英国方面24日表示,不打算派遣军舰保护敖德萨港口内的乌克兰船只向外运输粮食。

  泽连斯基25日以视频连线方式在瑞士达沃斯召开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讲话,再次表示愿意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直接对话,但要求俄军和装备必须退回到俄方2月24日发起特别军事行动之前的地区。

  出席年会的乌克兰外交部长德米特里·库列巴同一天表示,乌方迫切需要多管火箭炮。他与大约10个有这类装备国家的领导人会谈,得到的回答却是“美国人给你们了吗?”他呼吁美方尽快向乌方提供多管火箭炮。

  库列巴24日在社交媒体上发文说:“我呼吁合作伙伴加快武器弹药的供应,特别是多管火箭炮、远程火炮和装甲车。”

  相关报道

  美拱火俄乌冲突给世界经济添哪些伤?媒体关注粮食、能源领域(澎湃新闻)

  疫情阴霾未散,俄乌冲突迭起。美国等西方国家一边向乌克兰输送武器,一边对俄罗斯挥舞制裁大棒,在粮食、能源、金融、制造等领域全方位围堵俄经济,俄乌谈判进程频繁受挫。

  分析人士认为,俄乌两国与不少国家经济依存度高,通过粮食、能源等领域对世界经济产生重要影响。美国不断“拱火”,加剧地区冲突长期化风险。经历疫情冲击的世界经济旧伤未愈,其艰难复苏面临更多挑战甚至危机。

  能源安全风险蔓延

  能源出口是美国等西方国家制裁俄罗斯的重点领域。美国率先于3月8日宣布停止从俄罗斯进口石油、天然气和煤炭。欧盟4月8日宣布停止进口俄煤炭,欧盟委员会日前提交的新一轮制裁方案中包括对俄石油禁运内容。

  俄罗斯是全球能源市场主要参与力量,分别占全球煤炭、石油、天然气出口的18%、11%和10%。目前,欧盟进口中约40%的天然气、约30%的石油和近20%的煤炭来自俄罗斯。对俄能源制裁不断加码且趋于长期化,给全球能源安全敲响警钟。

  首先,能源流通受限,供应混乱加剧世界尤其是欧洲经济运行压力。挪威吕斯塔德能源公司预测, 扁桃体肿大登陆平台如果俄罗斯停止交付,欧洲每年将产生155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缺口。

  作为对西方反制措施,俄罗斯要求“不友好”国家和地区从4月起使用卢布结算天然气,4月底以拒绝该要求为由宣布停止向波兰和保加利亚供气,一度刺激欧洲气价上涨20%。彭博社报道,截至5月中旬,已有20家欧洲企业在俄罗斯天然气工业银行开设卢布账户。

  其次,价格震荡攀升,能源通胀加剧全球经济民生冲击。不少机构预测,未来数年国际能源价格将维持高位。世界银行4月报告指出,能源价格涨幅已达1973年石油危机以来最高,预计在2022年涨幅将超过50%,能源价格飙升可能持续到2024年年底。

  今年一季度欧元区经济增长放缓,4月份通胀率再创历史新高,其中能源价格同比上涨38%,成为通胀主因。欧盟委员会预测,如果俄罗斯天然气供应出现严重中断,欧洲经济将陷入全面“滞胀”。

  俄能源出口受限、欧洲承受供应冲击的同时,美国却在悄悄获利。趁着欧洲天然气供应严重不足,美国迅速与欧盟达成协议,计划今年额外向欧盟提供至少150亿立方米液化天然气,这意味着美国对欧天然气出口增加三分之二。

  粮食危机日益迫近

  俄乌冲突长期化,给粮食供应带来重大风险。世界粮食计划署执行主任比斯利认为,俄乌冲突是“以一场灾难加剧了另一场灾难”。考虑到俄乌两国在世界农产品贸易中的权重,越来越多机构和媒体提及“粮食危机”,认为其全球冲击可能超出预期,危害主要体现在三方面。

  一是严重阻断生产,挤压粮食产能。

  据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统计,俄乌分别是世界最大和第五大小麦出口国。两国合计分别占全球大麦、小麦和玉米供应的19%、14%和4% ,占全球谷物出口量的三分之一以上。过去三年,两国合计约占全球小麦出口的30%、玉米出口的20%和葵花籽油出口的一半以上。

  以“欧洲粮仓”乌克兰为例,俄乌冲突导致该国数月前播种的小麦无法收获,而冲突时刚播种的玉米和向日葵无法施肥。市场人士预计,乌克兰当季粮食可能减产超过50%。

  俄罗斯是全球主要化肥生产国,占全球总产量的13%。俄化肥出口因美方制裁受限,导致全球化肥价格大涨,巴西、美国等农业大国的农户被迫减少化肥用量,可能因此影响未来收成。

  二是干扰贸易流通,加剧粮食通胀。

  俄乌冲突扰乱港口运营,叠加西方制裁,让俄乌粮食出口严重受阻,助涨全球粮价。在一些欧洲国家,面粉、食用油、蔬菜罐头等生活必需品限量销售,过高的价格让部分中东民众一个月都吃不上肉。

  相比价格上涨,欠发达地区面临更恶劣局面。全球超35%的人口以小麦为主粮,埃及、土耳其、孟加拉国和伊朗从俄乌进口小麦的占比超过60%。联合国粮农组织总干事屈冬玉表示,全球约50个国家和地区高度依赖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小麦供应,包括非洲、亚洲等地一些最不发达国家或低收入国家。

  三是催生保护主义,供应缺口恶化。

  为应对国内供应紧缺和价格上涨,一些农产品大国陆续出台限制出口措施。根据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数据,俄乌冲突爆发后,截至4月底,推行粮食出口管制措施的国家已增至23个。4月和5月,全球最大棕榈油生产国印度尼西亚和全球第二大小麦生产国印度分别宣布暂停出口棕榈油和小麦。

  世界银行东亚和太平洋地区首席经济学家阿迪蒂亚·马图认为,当下全球粮食贸易正陷入“囚徒困境”,一些国家限制粮食出口,不仅无助于缓解本国粮价,反而会进一步推高全球食品通胀。

  社会动荡风险加剧

  粮食和能源关乎国计民生,其双重冲击带来的社会风险不容小觑。世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粮食计划署和世界贸易组织4月发布的联合声明指出,粮食价格上涨和供应冲击可能加剧许多国家社会紧张局势。

  受疫情和俄乌冲突影响,南亚国家斯里兰卡3月爆发经济危机。物资短缺、物价高涨、供电紧张、本币贬值等引发民众抗议,该国总统于4月和5月两次宣布实施紧急状态。

  非洲情况也不容乐观。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本月初表示,俄乌冲突加剧了整个非洲的粮食、能源和金融“三重危机”,可能导致部分地区社会动荡。

  即便是相对富裕的欧洲,民生危机演变成社会问题的风险同样存在。为抗议燃油价格上涨,西班牙巴塞罗那出租车司机行业协会和西班牙卡车司机工会分别组织游行和罢工,一度造成当地商品和原材料供应中断。

  国际组织和机构近几个月纷纷下调全球经济、贸易增速预期等关键指标。国际观察人士认为,美国推动对俄制裁、“拱火”俄乌紧张局势正让世界埋单。

  阿富汗一家食品贸易公司负责人努尔丁·扎克尔·艾哈迈迪这样感叹:“美国以为只制裁了俄罗斯,其实它制裁了全世界。”

责任编辑:祝加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