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双重打击下,美国黑人不愿屈服

  美国《大西洋月刊》5月20日文章,原题:美国黑人的双重恐惧  18岁的白人至上主义者在布法罗市用步枪杀害了10人,65岁的黑人女性切尼是其中之一。她挺过了美国种族主义政策的致命一击——像我的母亲和伴侣一样,成为乳腺癌的幸存者,眼下黑人女性最有可能死于这种疾病。但切尼没能成为种族暴力中的幸存者。对于黑人来说,在种族主义政策和种族主义暴力下生存非常艰难。

  “大替代”理论罔顾现实

  当今最邪恶的种族主义思想就是“大替代”理论。布法罗的枪手称,他之所以选择黑人为目标,是因为“所有生活在白人国家的黑人将成为替代者”。想象一下,一个白人至上主义者要在多大程度上否认现实,才能相信处于高端的白人正在被杀害,正在被替代。“大替代”理论完全取代了现实,把垂死的人说成大活人,把大活人说成垂死的人。

  比起白人,黑人更有可能在怀孕期、一岁之前死亡,死于心脏病、癌症、意外伤害、中风、糖尿病、流感和肺炎、肾病以及新冠肺炎的比例也更高。2019年到2020年,美国人预期寿命下降了1.5岁,这是二战以来最大降幅。美国疾控中心的报告显示,拉美裔和黑人的预期寿命降幅最大(分别为3岁和2.9岁), 微能力者而白人的降幅最小(1.2岁)。

  历史事实是,种族主义政策让美国白人享有了极大的不劳而获特权。努力减少种族主义政策,创造平等,不是攻击白人,而是打击种族主义。随着白人特权的减少,生活在一个民主、健康、安全、平等、公正社会中的“特权”会推及社会中的每个人,包括白人。

  极端意识形态煽动白人至上主义

  种族主义政策在布法罗东区“杀死”了黑人,然后枪手杀死了幸存者。2018年的一份报告发现,布法罗-尼亚加拉地区是美国种族隔离最严重的地区之一。“种族隔离给有色人种带来广泛成本,损害他们的健康、教育、就业和财富。”一家美国智库称。白人枪击者针对的黑人社区长期以来面临食物匮乏,发生惨案的Tops杂货店据报道是当地“附近唯一新鲜、有营养食物的来源”。

  面对这种白人至上主义的影响,黑人受害者一直在努力解决问题。海沃德·帕特森经常开车送人们去这家唯一的杂货店。枪击案发生当天,他在帮助别人把包裹放进车里时,被枪手杀死。此类袭击者有一个致命想法:黑人是替代者。这种恐怖是无法形容的,就像奴役者把自己塑造成仁慈的父亲,而把被他们折磨的被奴役者塑造成残暴的野兽。当白人至上主义者把黑人框定为主要的肇事者,把白人框定为种族伤害的主要受害者时,种族主义者的否认就达到了极端。这种意识形态煽动并为白人至上主义恐怖辩护。(作者艾布拉姆·肯迪)

  “我们必须用爱来征服恨”

  英国《卫报》5月22日文章,原题:“我不怕”:布法罗种族主义袭击后,黑人居民仍然不惧恐怖   琼·布龙菲尔德站在Tops杂货店外,眼泪被太阳镜、口罩和默默的决心掩盖了。“这不是恐惧。”她试图用言语来描述自己的感受,“这是……我能说的是,我不怕。”

  布法罗东区的居民参加了传统的黑人集会仪式,在音乐、食物以及团聚中寻求慰藉。整整一天,布法罗东区的空气中弥漫着一层悲伤之雾,笼罩着整个社区的人,迟迟不肯消散。然而,数不清的受害者中展现出一种共识:如果大屠杀凶手的目的是制造恐怖,那么他败得很惨。这里没有恐惧。

  也许布法罗社区坚定精神的最好例子是切尔·德西,她86岁的养母露丝·惠特菲尔德是枪击事件的受害者之一。德西回忆起一天她打电话给惠特菲尔德,说自己爱上一个白人。“她问我:‘跟他在一起让你快乐吗?’因为那是她唯一关心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把枪击案变成积极的东西。不管我有多受伤,不管我们有多愤怒和困惑,我们都必须用爱来征服恨。”(作者迈克尔·哈利奥特,传文译)

责任编辑:祝加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