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的性质及不可能性

乌托邦的性质及不可能性

刘远景

十五世纪末到十六世纪初,英国出了个非常有想象力作家,名字叫托马斯. 莫尔(Thomas  More 1478——1535)。这个人14岁就进牛津学习希腊文和法律,他的名字有点自嘲,据说,在希腊文里“莫尔”的谐音是蠢人的意思。他的脾气很犟,玩世不恭,后来在朝廷作了大法官也不同国王合作,被关进了伦敦塔,还被处以死刑。

这个人在柏拉图的《理想国》启发下,写过一本有名的书《乌托邦》。这本书就是空想社会主义的范本。书中这样写到:

一群人出海遇难而隔到了一个海岛上。这个海岛有一个首都和53个城市,都按一个模式建造,民众的住宅都一样,所有人都可以出入城市的任何地方。这里没有私有财产,当然也就没有小偷;人人都穿相同的衣服,只有已婚妇女与未婚妇女的服饰上有点差别,自然,这里的男女也没有追求时髦的习惯,更没有追星族。这里的每天工作六小时,晚上8点钟就寝,早晨4点起床。

这里的知识分子专心从事脑力劳动,领佳节又重阳导人就从这些人中选出,选举的方式是代议制民瑞脑消金兽主形式,国家首脑也是经选举产生的。如果这个人作风正派,就可以终身任首脑,否则中途就能罢免。

这里的社交生活管理严格,不得从事违背公有制的活动。这里的男女都经过军事训练,但除了自卫,不从事任何战争。由于这里没有钢铁,金属全靠进口, 扁桃体肿大登陆平台贸易用以物易物的方式进行。这里没有货币。

这里男女关系随便,没有禁欲主义。只有一点约束:可以不信他们的宗教,但不能享受公民待遇,也不能成为政府成员。如果犯了罪,或者逃跑出岛,就同抓来的岛外人员一起作下贱的劳务。

世界上没有这样一个地方,这完全是莫尔凭空想象出来的国家,他在当时的英国只是因为反对国王离婚和反对国王当新教首脑就被判了罪,他觉得这个社会太缺少宽容了。

他的激愤我们是可以理解的,他希望有一个好的社会制度也是可嘉的。但是,他忽略了以下几个基本事实:1,人是自私的,人的欲望也是不断膨涨的;2,人的守法行为,善的行为只有在别人的监督之下才能作到;3,社会成员的待遇完全一样,必然带来社会工作和生产效益的低下;4,社会成员之间是有差异的,让全社会成员作一样的工作,必然会压抑有些人员的智慧和才能;5,不与外界交往,必然制约了社会经济的发展,民众只能长期过落后的生活。

基于以上原因,我们不能不说这只能是莫尔的一种幻想。可是,后来却有人想真实的实现这种社会制度。这种制度要实现也是可以的。但是,要使这种制度保持下去,除非有军事的作用,是很难的。

乌托邦的蓝本是柏拉图的理想国,理想国的蓝本是斯巴达的奴隶军事制度。在斯巴达的社会组织里,不但实行全民军事训练,并且婚姻制度还母系社会的婚姻制度;如果出生的婴儿不健康就把他(她)丢掉,丝毫不讲一点人道主义。在进行全民军事训练时男女裸体,与动物没有区别。就是健康的婴儿,出生后必须由国家集中喂养,不容许有母子之情。斯巴达这样作的目的就是从小培养青年人打仗,使人变为杀人的机器。

柏拉图为什么要想建立一个理想国呢?因为当时希腊及其群岛受外来入侵太多了,战争不断,城邦不断被毁人民生活极其困苦。当地的希腊人被战争弄得一盘散沙,只有斯巴达的城邦受战争伤害比较少。于是柏拉图认为国家要强盛,必须首先象斯巴达人那样组织起来,由有智慧的人治理国家,收集民心,强化军事训练,把软弱无力办事效率低下的民瑞脑消金兽主制度暂缓实行,因为国家正处于危险时期。柏拉图并不反对民瑞脑消金兽主制度,而是民瑞脑消金兽主制度对于瞬息万变的战场太不适应了。

就性质上来说,这种“理想国”也好,“乌托邦”也好基本上都是奴隶制度的。它只适应生产力低下的社会。这种以公有制为基础的国家形式,只与青铜器时代相适应。但是,由于它的平等,总是对人有一种挡不住的诱惑。特别是在贫富悬殊突出的社会里,人们总是有一种心理:你干嘛那么有钱!总是提出有饭大家吃,有钱大家用,不然就不公平。你为什么就开名车,住豪宅?我为什么就只能骑自行车,住棚房呀!

乌托邦是一种社会主义制度,但是,只能是空想的社会主义制度。原则上讲根本就无法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