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皇大帝七个女儿分别嫁给了谁?七仙女真的是玉帝的女儿吗?

七个女儿都嫁人了?玉皇大帝当场给整蒙了:咱华夏人不骗华夏人,除了小七配了董永,其他六女都待字闺中好吧?

牛郎嘿嘿一笑,牵起织女的手道:走,去鹊桥和孩儿们看星星去。

王母娘娘偷偷看了一眼孙女,春妹拿着自己当初划天河的玉簪,正在帮哥哥冬哥剔牙缝,有些好气又好笑,拍着额头回瑶池去了,心道那《天仙配》写得挺有意思,比《牛郎织女》好看,再去翻翻!

《牛郎织女》

唐僧师徒来到了盘丝岭,一不小心又走丢了,孙悟空召来土地公询问,才知道师父多半去盘丝洞作客了。

盘丝洞住着七个蜘蛛精,极爱干净,一天不洗澡,三年难受,结果还真被她们找到了一处仙泉——濯垢泉。

这就是七仙女当初下凡洗澡的地儿。

当初十日乱世,后羿劝阻不了,拿出天帝帝俊赐下的神弓,九箭连珠,都不带眨眼地射下九个帝子。

殒命后的九帝子落在凡间便成了九处温泉,不仅养颜,还带保健功能,据说泡一泡,十年少;搓一搓,泥成锅,洗完后那叫一个神清气爽。

《西游记》载:“后被羿善开弓,射落九乌坠地……天地有九处汤泉,俱是众乌所化。那九阳泉,乃香冷泉、伴山泉、温泉、东合泉、满山泉、孝安泉、广汾泉、汤泉,此泉乃濯垢泉。”

小七也不知从哪打听到这个消息,便与六个姐姐相约下凡去洗澡澡,偷下凡间罪很大的,但阻止不了七颗爱美的心。

七仙女静静地悄悄地来到了濯垢泉。

兜率宫有头老牛失眠,抬起头看着七个丫头鬼鬼祟祟地溜出天庭,嘿嘿一笑,乐子来了,撒开蹄子跑了。

七仙女洗得不亦乐乎,你泼我一脸水,我就挠你痒痒,冰肌玉骨把个月儿都羞得躲云后面去了。

这时,一头牛驮着一个少年郎来了。

少年郎与家中老牛相依为命,村中人便叫他牛郎,很是命苦和善良。

大哥在家中说不起话,嫂子便经常刻薄刁难他,后来还以牛郎大了的理由分了家,给了牛郎半间残壁,漏风漏雨漏月光,但牛郎从不说哥嫂的坏话,村人看在眼里,都叹息不已。

牛郎看见几个女子在洗澡顿时傻眼了!

老牛看见牛郎羞红的脸闭着的眼乐了,忙用牛角顶了他几下,可牛郎压根儿不敢动。

老牛发狠了,直接叨来一件紫衣,塞在牛郎手上。

雄鸡一唱天下白!

七仙女赶紧上岸穿衣,结果小七找不到衣服了,慌了;六个姐姐也很慌,但时辰已到,无奈只好先飞回天庭。

小七只好躲在水里,又羞又气眼泪流成了河,这时牛郎被老牛顶着出来了。

牛郎捧着衣服站在岸边,涨红了脸。

小七在水里恶狠狠地盯着牛郎,霞满双颊,小拳头握得紧紧的。

一头老牛开始在旁边悠哉闲哉地讲故事。

眼看天要亮了,上天的时辰也过了,小七只好答应了这头坏牛的要求,一同来到了牛郎的家。

这算个什么家?

坐在半边塌了的床边,小七心中很难受,只知天庭繁华,哪知世间竟然如此苦难,既然回不去天庭,不如帮助牛郎过好一点吧。

小七真名叫玉巧,是玉帝的小女儿,手持七窍玲珑梭,在天庭掌管神蚕虫,为神仙织做仙衣。

由于仙凡有别,为了掩盖身份,玉巧自称流落于此的孤女,无名无氏,人们因为小七织作的布又紧又密又华丽便叫她织女。

织女与牛郎相亲相爱,生下了一对儿女冬哥和春妹,一家人其乐融融。

老牛呆不下去了,天上一日,地下一年,到时事情败落自己肯定脱不了罪,关健主上的面子也不好过,于是假作老死,给牛郎留了一身皮,吩咐事态紧急可披上牛皮上天。

神仙到了日子去领新衣,发现不对劲儿,衣服尺寸不对不说,手工也差了好多,都嘀咕开了。

玉帝一查,六位姐姐帮工的事情就被揭穿了,玉帝当场大怒,自己定的仙凡不准婚配的规矩被自家最喜爱的女儿破坏了,这成什么话?气冲冲地让王母去领回女儿治罪。

王母下凡,看着一身素衣的小七很是心疼,不由分说拉起她跨空而去,偷空看了一眼她的一对外孙,心态复杂。

冬哥春妹见娘飞了,哇哇大哭,连忙跑到地里找爸爸;牛郎一看天空中的泪流满面的织女,也急了。

牛郎飞奔回家,担上一对儿女,披上牛皮,顿时身轻如燕,追随织女而去。

王母叹了一口气,这小两口一起上天,正在气头上的玉帝怎能干休?这么多神仙看着呢!

天庭真要破了仙凡不得婚配的规矩,一旦神仙作恶,那才是凡间女子的灾难,唯今之计只能分开两人,事情才有转圆的余地。

王母拔下头上玉簪,对空一划,顿生银河,将牛郎织女分隔两岸。

织女在那头泣伤唤儿,这头儿女流泪找娘,激得银河翻滚,喜鹊悲鸣。

神仙们看着眼里,逐一情动,纷纷替织女夫妇求情,玉帝沉默不语,倒是王母出了个主意:小七犯戒,其罪难赎,若要相聚,喜鹊为桥。七七为限,一年一度。

首七是指女儿小七,后七是指下凡的七日,人间的七年,如果这段情缘真是感天动地,大梁城那么需要喜鹊自来,搭桥空度。

七月七日,无数喜鹊自发从子时出发,奋力拔空奔赴银河,用翅膀组成一座情桥,最终让牛郎织女成功相会。

那一刻,牛郎与织女紧紧相拥,手牵一对儿女,是幸福也是圆满。

牛郎织女的神话故事诠释的是不离不弃的爱情,七夕由此成为我们的情人节,愿得有情人,皆成眷属!

七仙女谁也没心思再到濯垢泉去洗澡,那可是块实打实的伤心地,后来这池就被七个蜘蛛精占去了,边洗边哼歌等着唐僧来。

故事结局倒是很完美,可文学家们觉得不够味,趁着酒兴,又鼓捣出另一个七仙女,嫁给了董永!这下麻烦了!

一女二嫁?要知道是不是,就得知道织女的由来。

织女的由来

牛郎织女的故事最早在《诗经小雅大东》中出现,“跂彼织女,终日七襄……睆彼牵牛,不以服箱。”

《史记·天官书》也凑了下热闹,牵牛星与织女星出现,“织女,天女孙也。”

东晋干宝觉得有酒便该有故事,一个词有啥意思?于是,牛郎的雏形在《搜神记》中出现了。

豫章新喻县有个青年,扛着锄头上地去忙农活,发现自家田里有六、七个年轻的女子在玩乐,个个漂亮得不像话,她们身上的羽衣,因为天热随意脱在了地上。

青年匍匐着前进,借着稻苗的掩护拿到了一件羽衣并藏了起来,这时他起身走向那群女子。看见有陌生人走过来,六个女子急忙披上羽衣,变成鸟飞走了,只剩下一个慌乱找羽衣的女子。

在青年的劝说下,这个女子只好跟随他回了家,后来成了亲并生下了三个女儿。

青年知道这女子是仙女所变,没有羽衣就无法飞走,于是将羽衣藏在稻草堆下。

这段相遇的故事青年时常讲给三个女儿听,哄着她们睡觉。一天小女儿问起妈妈的羽衣时,青年随口说出了在草堆下,也没当一回事。

那女子知道了羽衣的下落,思家心切,找到羽衣披上便飞走了;等到稍微安定了点,回来把女儿们也接走了。

这时还未出现牛郎织女的名字,但故事架构齐了。

南朝萧梁的文学家殷芸在《殷芸小说》里,大笔一挥,将牛郎织女的故事定型。

织女是天帝的女儿,整天忙着织仙衣,也不知道打扮,憔悴的不成人样。天帝看了心疼呀,干脆将她嫁给了河西的牵牛郎,有个人照顾也许会好点。哪知织女婚后享受家庭小日子的快乐,布也不织了,整日围着锅碗瓢盆转。这象什么话?天帝大怒,便将织女召回河东,以银河为界,牛郎仍住河西,只准两人一年一会。

后人将两个故事合二为一,便有了牛郎与织女完整的故事,多了头牛,还多了个不近人情的王母。

织女伴着牛郎过得好好的,偏偏有个人多事,写了个董永出来。

东汉刘向多喝了两杯酒,闷头为儒家造势写出了《孝子传》,其中一孝便是董永卖身葬父。

三国时期的曹植是个多情人,写下了千古情诗《洛神赋》,自然不会放过这个题材,手一抖,织女下凡来了。

“董永遭家贫,父老财无遗,举假以供养,佣作致甘肥,责家填门至,不知何用归,天灵感至德,神女为秉机。”

董永卖身葬父,好人落难实在太过孤苦,曹植于心不忍,便安排了个仙女下凡相伴,世间太多伤心泪,能少一滴是一滴。

曹植多情,不然他写不出“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这等仙气十足的语句来,但他压根儿没想过织女嫁给了牛郎,又怎能许配董永?反正怎么热闹怎么来?

文人有时毛病就这样,浪倒是浪了,却漫过了理性。

东晋干宝又出来搞事情了,在《搜神记》把织女替董永还债的故事细节化了。

董永与父亲相依为命,当父亲病死后,因无钱安葬,董永便卖身于大户换钱办了丧事。

三年孝期过后,董永守诺前往大户家去做下人,途中遇一女子,相见倾心,两人定下了终身并一起前往大户家。

大户见董永上门,以为又要借钱,有些不悦;董永便说出了来意:自己是依约前来效力,以报大户当日借钱之恩。

大户又问织女会做些什么,董永回答说善于织布。

大户见董永实诚,也不想为难,便心算了一下,叫织女织上一百匹布,抵了当初借出的一万钱便两清了。

十天后,织女织出了一百匹布后走出门,伸了个懒腰,心情复杂地对董永说道:“我乃是天庭的织女,因你的至孝感动了天地,玉帝便命我下凡为你织布还债。如今债已清,情也两清,我走了!”

说完,织女凌空而去,不知所踪。

这故事有点硬,少了些人情味,怎么能说走就走呢?后人不管三七二十一,拿起戏曲开唱,《天仙配》也就哐当当出炉了。

《天仙配》

小七总觉得天庭是个鸟笼子,她就是里边的鸟,永远展不开翅膀,投向那无垠的天空,而她很想很想去天空看看,于是小七鼓动六位姐姐去鹊桥玩。

七仙女拨开银河的云雾,望向人间,那是一个多情勤劳的世界,耕田的、砍柴的,打渔的、走乡窜野的货郎、新婚儿女的脸上,都洋溢着一种满足、自得、真实的笑,笑出了天庭中缺少的温暖。

当看到一个书生在闭窗苦读,眉头不时因屋中一声声咳嗽皱起,那是一种忧心和无奈的焦急,大姐说那人叫董永,父亲病重,又无钱医治,是以忧心忡忡,好不可怜!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善良的小七决定去帮助董永,便拉着王母的义女张巧嘴一起出南天门下凡。

董永前去城里买药,路见因摔下山崖而昏迷不醒的刘大侠,于是背着他匆匆进城求医,这一幕刚好落进了小七两位下凡仙女的眼里。

小七以为董永背的是他爹,见事态危急便又回了天庭,从太上老君的童儿手里哄来了十几粒金丹,再次下凡救活了刘大侠。

刘大侠原本武艺高强,如今服食仙丹后晋升神仙,法力大进,感恩之下自愿做了小七的金牌护卫。

玉帝查出小七私自下凡大怒,派出雷公电母下凡捉拿两人归案,却被刘大侠强轰了回去。

小七不敢透露仙女的身份,于是在城中找了处房子,并威逼千年槐树精当了“爹”。槐树精心里那叫一个酸爽,白拣了两个仙女儿,可一想到自己与天庭的那位并肩做爹,腿杆儿都是软的。

董永卖身葬父,进了傅官保家做了家奴,身份卑贱。

小七偏偏对董永动了真情,一心要嫁给这位至孝博学实诚的有情郎,便央求槐树精做媒;董永思忖了半天,勉强应允了这门婚事。

哪知道张巧嘴同时也爱上了董永,这两姐妹杠上了,最可恶的是那傅官保,居然也插了一脚进来,他看上了小七!

傅官保准备来个釜底抽薪之计,明面答应董永娶小七,暗地里准备杀害董永横刀夺爱。

张巧嘴设计比武招亲,要与小七同一天出嫁,准备坐花轿时李代桃疆进傅府与董永成亲,而小七则会成为比武夺魁那人的娘了。

人算不如天算!

傅府等着拜堂的却是傅官保,所以张巧嘴就成了傅家少奶奶,心里那个比黄连还苦。

小七发现进了贼窝,顺利出逃并救下了董永,在槐树精的主持下,两人拜堂成亲。

紧接着就是反脸成仇的两姐妹明争暗斗,傅官保贼心不死地暗害,小七为保董永的见招拆招的各种好戏,犹如海浪一浪高过一浪。

张巧嘴勾引董永不成,由爱生恨,毒死傅员外嫁祸给董永;小七怒闯地府,最终逼使阎王还了傅员外的阳寿,董永下毒之罪不攻自破。

傅官保与小七作赌,若小七一夜间织出百匹锦缎,则恢复董永自由身;若不能完成,董永为奴的期限加倍。小七求助六位姐姐相助,击碎了傅官保的阴谋。

……

无数次争锋失败,张巧嘴妒火中烧直接上天状告小七,不想被事先得到槐树精密报的王母直接剔去仙骨,贬作凡人。

玉帝见雷公电母屡次失利大怒,命托搭大王率大军捉拿,声称若小七不回天庭,必将董永碎尸万段。

已有身孕的小七含泪回天,留下王母赐下的金簪,相约“来年春暖花开时槐荫树下送子归”。

董永因情而昏倒,醒后半疯半颠,还好有赤脚大仙相助,这才恢复了神智。

傅官保与董永先后进入朝廷为官,傅官保春风得意马失蹄,犯下重罪,最后反被董永救下,两人冰释前嫌。

玉帝为维护血统决定用护法神鞭打下小七怀中的孩子,心疼女儿的王母联合赤脚大仙设下巧计救出小七,从而让孩子顺利出世。

护法神奉旨去刺杀小七之子,被早有防备的王母使出法器活捉,王母借此大闹灵霄殿,迫使玉帝同意将子还给凡间的董永。

玉帝到云清宫去看望囚禁的女儿,得知小七之子落地会笑,开口便喊外口,不由得起了舔犊之情,在王母、六仙女的劝说下,决定亲自下凡考察董永。

被董永优良的品质打动,玉帝允许小七下凡与董永相守一生,当然了,他去看外孙谁也不能阻拦,阻拦也没用。

到这儿,董永与七仙女的故事也就结束了,但问题很多,织女与七仙女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六位姐姐又嫁给了谁?

七仙女都有了夫家

唐代说唱作品《董永变文》中,讲述了一个故事,关系着织女的重大变化。

董永的儿子董仲七岁,被一起玩耍的小伙伴骂作没娘的野孩子,于是立志要找到母亲。

一个叫孙宾的道士指点他预先藏在阿耨池边大树下,到时会有三个仙子来池里洗澡,等她们下水以后,抱走中间的紫衣,等着相认,因为着紫衣的仙子就是他的母亲——织女。

脱却天衣便入水,中心抱取紫衣裳。此者便是董仲母,此时纵见小儿郎。

织女变成了着不同颜色衣服的三个仙子!

这并非胡编乱造,而是根据织女星的特征来进行的人物塑造,如此一来,合理避开了七仙女与织女的争议。

众所周知,织女星是由三颗星呈三角排列而成,织女许配给了牛郎,小七嫁给了董永,就算再来一段七仙女的故事,也能腾出位置来安置。

织女和七仙女终于可以相安无事,各自陪着牛郎、董永过日子,无惊也无喜。

所有的故事和资料显示,除了七仙女外,其余六仙女均未出嫁嫁,但为什么有人给她们都找到了夫家?

这事还得从《西游记》中说起,因为《西游记》一书太火了,不仅唐僧师徒出了名,连带摘桃的七仙女也成了热点人物,红衣、青衣、素衣、皂衣、紫衣、黄衣、绿衣让人眼花缭乱。

既然织女可以找牛郎,七仙女也可以!

红橙黄绿青蓝紫转身一变,化成《欢天喜地七仙女》,开始找夫家。

红儿磨着食神的菜刀,橙儿牵上了黑鹰的手,黄儿陪着金咤在散步,绿儿给鱼日斟上了烈酒,青儿与马公子相视一笑,蓝儿敲着柳宜轩的额头,大家齐望处,董永倒水,紫儿呕吐。

现代编剧们鼓捣出来的新故事果然有新意,让七仙女都找到了幸福的归宿,虽然这在神话系统中找不到丝毫记载。创新够了,能不能成为经典,得用时间来进行洗礼,顺带说一个小知识,七仙女其实是西王母和东王公的女儿,跟玉帝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