骂他们“抹黑中国”,才是这个时代最大的悲哀

最近,有部文艺片出乎意料地火了,就是《隐入凡尘》。

影片里,不管男主都灰头土脸,女人日常披着破头巾,衣服甚至变形破洞。

还有永远扬起的黄沙。

所以比掌声更密集的,是铺天盖地的质疑——

“这是刻意丑化中国吧,我家是农村的,农民才不会这么打扮”

“农村人真的长这样子吗?”

这部电影像一个炸弹,粉碎了城里年轻人对李子柒式田园牧歌的想象。

说回上面那篇质疑电影的博文。

博主不信真实的农村就是这样,原因是自己初中就有手机,很多人家里都有小汽车。

“咱们国家啥都自动化了,现在都科技化种地,哪有面朝黄土背朝天?”

和这种身边既世界的论调类似的,还有那些说农民之所以穷都是因为懒的,原因是:

“我家楼下摆摊炒米粉的,一个晚上就能赚1000多。”

“现在送个外卖只要勤快点,月入一万并不难。”

他们信誓旦旦,言之凿凿,说得我差点都信了。

刷个小红书让我不得不感叹,现在互联网通货膨胀都到这种程度了。

甚至有人讥讽导演李睿珺对真实的农村一无所知。

可打脸的是,只要看过导演的采访就会发现:

导演是甘肃高台人,男主是导演的姨夫,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头一回演戏。拍摄前海清还特地随着男主演去地里干活体验生活。

这些人质疑的竟然是一部导演农民出身,主演是地地道道农民的农村题材作品。

仅仅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身边没有穷人。

到底中国是没有穷人,还是选择“看不见”穷人呢?

给大家说一个真实的数据。

“中国还有六亿人,月收入不足1000元。”

那些月入不足1000元的,都是什么人呢?

有农村的留守人员;

有工地上打零工的农民工;

有十八线县城里的打工人群...

最多的,还是农民。

1000元对一个农村的体力劳动者而言,有多难赚呢?

15元,不到一杯奶茶的钱,可以买走一对夫妇辛辛苦苦种的满满一车菠菜。

两块二毛钱, 扁桃体肿大登陆平台是一个白发爷爷在集市上卖一上午洋葱的收入,洋葱每斤2毛钱。

很少有人愿意知道,他们为这些微薄的收入付出多少汗水。

他们要迎着烈日除杂草、插秧、施肥、打农药,有的农村老人因为长期弯腰干活,腰都弯曲成八九十度,双手伤痕累累。

所以,农民出身的董宇辉才会在新东方直播间说出这四个字:

谷贱伤农。

就算来城里务工,农民工的生活也并不轻松,甚至堪称危险。

最近,有个名词频繁上热搜,就是:热射病。

热死人,是真的。

7月5日,西安建筑工人倒在了收工回家的路上,送医时体温达到43度,诊断为热射病导致的多脏器衰竭。

那一天,他在高温下足足连续工作了9个小时。

还有浙江,一名车间工人工作时因体温过高休克昏倒,经过31小时后抢救无效死亡。

工地上,工人在烈日之下背上的皮肤已经被晒得伤痕累累。

他们干着最苦最累的活,在繁华的都市里,吃一碗十几块的牛肉面都是奢侈。

除此之外,还有下面这些数字,听上去很不可思议,但是都是真相。

1.中国有超过11亿人没有护照

2.中国有超10亿人没坐过飞机

3.中国还有5亿人没有用上马桶

有句话说得好:

最可怕的,不是我们的下一代被贫穷限制了想象。

而是有一天,他们失去了对贫穷的想象。

在《隐入凡尘》之前,国产影视剧里基本看不到“穷人”。

更少有作品把农民当成一个正面形象去描述。

他们被笼统地放进“穷山恶水出刁民”的歧视里,也没有时间去反驳吹着空调敲着键盘的“上等人”。

可新闻里,到处都能留下这个群体给我们带来的善良、质朴和正义。

他们分明干着最苦最累的活,却看不得别人挨饿受苦。

2020年,疫情刚爆发那年,甘肃两名农民兄弟驱车1200多公里,历时20小时,赴往武汉当起了义工。

为了不给医院添麻烦,他们吃住都在车里。

“我们是农民,没钱,但可以做点力气活尽一份力。”

这是他们能为这座陌生城市献出的,最为丰厚的馈赠。

还有前两天,一个2岁孩子不小心爬上窗台掉下来。3名路过的农民工看到后,毫不犹豫地不顾自身安危,徒手爬了整整4层楼托住男孩。

有人说,向城市一次次无偿输血的,是农民。

国家需要粮食,他们在农村勤勤恳恳地干着最苦最乏味的农活。

城市需要建设,他们在繁华的都市干着最重最危险的活。

每一个让我们产生大国自豪的成果背后,都是千万农民的汗水铸就的。

可有些人一边吸着血,一边嫌他们脏。

有些人不愿和他们挨一起,所以地铁里,总有些有座却蹲在角落的民工。

商场里的电梯,从来都是外卖和工人被特地分开,为了不影响其他顾客购物体验。

甚至有人对农民每个月两三百的养老金都颇有微词:“他们又不交社保不交税,凭什么给他们养老。”

这不禁让我想到温铁军教授曾说过的:“农民之所以穷,很大程度是为追求工业化,曾大量向农村榨取剩余价值。”

忽视他们的付出,嘲笑他们的窘迫,指责他们不够体面,不该代表中国出现在国际舞台,才是这个时代最大的悲哀。

他们,才是最应该被看见的。

不仅是我们,还有我们的孩子。

我们有责任让下一代知道,生活不是那么理所应当的,他们如今的生活是谁在一砖一瓦铺就的。

农民在孩子的世界里,也不应该存在于“你要是不读书就让你去当农民”的恐吓中。

这是对他们最大的不尊重,也是对我们自身的不尊重。

“抛下”他们,就是抛弃我们文明道德的底线。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